您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

新闻动态
美众议院交通础设施委员会主席:Uber和Lyft或将面临更严格的监管

类别:公司新闻   发布时间:2019-10-18 19:02  

据外媒报道,美国众议院交通和基础设施委员会主席周三警告称,打车服务公司Uber和Lyft可能很快会面临更严格的监管。


美众议院交通础设施委员会主席:Uber和Lyft或将面临更严格的监管


在近几年,这两家公司基本上避开了传统监管,实现了快速扩张。


俄勒冈州民主党众议员彼得-德法齐奥(Peter DeFazio)在一次听证会上表示,打车服务公司已经彻底改变了人们的出行方式,但也存在很多问题,比如加剧了交通拥堵,以及对司机进行的背景调查存在“严重把关不足”的问题,这给乘客的安全带来了风险。


德法齐奥的言论表明,美国立法者可能会对Uber和Lyft如何融入美国的交通系统采取更严格的态度。尤其是Uber,它声称自己是一家科技公司,从而避开了传统的交通和劳工法规,这引起了美国联邦检察官、旧金山和伦敦等大城市官员的密切关注。


德法齐奥表示,Uber和Lyft拒绝派代表在听证会上作证。这两家网约车公司被要求参加众议院交通和基础设施委员会针对打车服务行业举行的听证会,内容涉及到工作安全和劳工惯例等。


该委员会之所以举行这场听证会,是因为美国国会准备制定规范该行业的新法律。


“他们未能出席此次听证会是一个明显的信号,表明他们宁愿受到公众的抨击,也不愿回答有关他们运营的问题。”该委员会主席德法齐奥表示。


德法齐奥说,听证会应该会“向那些霸占我们道路的、拥有颠覆性技术和投资者资本的公司敲响警钟,它们在交通领域几乎不受公共政策约束和监管的日子即将结束。”


Uber快完蛋了?


Uber在忙什么?忙着打官司。


日本软银集团CEO孙正义最近很羞愧。


作为国际知名投资人,因为成功投资阿里巴巴,孙正义于2014年跻身日本首富。可就是这样一位被称为“创投之王”的人物,日前在接受《日经商务周刊》采访时称:“结果与目标相去甚远,这让我感到羞愧和迫切……日本的企业家,包括我自己在内,都没有任何借口。”


他的羞愧感来源之一,是前些日子上市失败的WeWork。孙正义曾视WeWork为“下一个阿里巴巴”,2017年开始累计注资110亿美元。但是上月,WeWork却陷入了IPO流产、创始人退位的局面。曾估值470亿美元的WeWork,如今估值不到120亿。


上市失败的WeWork还等着孙正义的新一轮注资,而他投资的另一个共享系企业Uber,虽然上市成功,却也是危机四伏。


10月2日,Uber股价再创新低,比上市时下降了30%,市值从上市时的754亿美元下降到500亿。分析师预测,因为投资Uber和WeWork,软银的损失将达到数十亿美元。


WeWork上市失败后,孙正义罢免了WeWork的创始人亚当。Uber的创始人卡兰尼克在两年前也拥有相似的经历,但那时软银还没投资Uber,孙正义还不用感到羞愧。


2018年初,将中国滴滴,东南亚的Grab等打车平台投了一个遍的孙正义,和在危难中上台的Uber新任CEO达拉·科斯罗萨西达成合作。丑闻缠身的Uber将自己的部分股份“打折”,以约76亿美元出售给孙正义。软银自此成为Uber的最大股东,孙正义如愿以偿。


之所以投资Uber,是因为孙正义想要促成建立人工智能时代的交通公司。Uber的自动驾驶业务,正朝着人工智能及自动化的方向发展,也因此成为了他远大愿景的核心。


Uber和WeWork很像,在相近的年份创立,同为美国共享经济的代表企业,也都是孙正义看中的“超级独角兽”。看起来比WeWork好运一些的Uber,5月成功在纳斯达克敲钟。


可曾寻求以1200亿美元估值上市的Uber,却在上市时破发,首日股价下跌7%。8月,Uber发布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创下了有史以来季度最大亏损。净收入31.7亿美元,同比增长14%;净亏损52.36亿美元,同比亏损扩大。它将大部分亏损归因于5月份IPO相关的股票薪酬,与其相关的费用高达39亿美元。


上市以来,Uber还进行了两次大规模裁员。7月,营销团队约400人被辞退。9月,工程和产品团队被裁435人,总数占到整个公司员工数量的百分之八。


Uber股价不断下跌,孙正义的钱逐渐打了水漂。曾经的现象级企业,超级独角兽到底怎么了?


Uber目前的主要业务分为网约车,外卖(Uber Eats)和货运(Uber Freight)三个板块。UberEats在半年报中表现出色,其月活用户数同比增长140%,收入暴涨72%达到5.95亿美元。但是Uber的主要营收仍然来自网约车平台的抽成。也正是这个领域,聚集了Uber的大量危机。

美众议院交通础设施委员会主席:Uber和Lyft或将面临更严格的监管

在北美,Uber订单最多的三个区域是洛杉矶,纽约和旧金山。这三个地方,都纷纷给Uber亮起了红灯。


首先是同处加州的洛杉矶和旧金山,出台了一项重新定义网约车司机身份的法案。


9月18日,加州州长加文·纽瑟姆(GavinNewsom)正式签署通过了第五号议案(以下简称“AB5”),该法案将于2020年1月1号起开始施行。


这个被外媒称为“轰动性”的法案,要求Uber把网约车司机(“独立承包商”)当作正式员工来对待。


作为正式员工,网约车司机将得到工伤补偿和“最低工资”保障(目前加州的规定为12美元每小时),Uber还要为他们支付失业保险和一半的社会保障税,以及带薪病假和探亲假等。巴克莱银行的一位分析师指出,这项法案将会增加Uber每年5亿美元的支出。


更关键的是,一旦司机被划为正式员工,“共享”(sharing)的概念随之破碎,Uber的运营模式也将被改写。


Uber一直在低头,表示愿意通过协商为司机提供各项权益,但是在“正式员工”的身份界定上,Uber态度坚定,本身就盈利困难的Uber难以接受飙升的成本。Uber的首席法律官托尼·韦斯特在官网撰文表示,“AB5不会自动将拼车司机从独立承包商重新定义为雇员”。


为了对抗AB5,Uber和北美市场最大的竞争对手Lyft牵起手来,成立了竞选委员会,分别投入3000万美元为未来的竞选做准备。距离2020年1月1日,只剩下三个月。


而美东的情况也并不乐观。去年8月,纽约通过了一项决议,对网约车新牌照实施为期一年的限制,同时也对网约车司机的最低时薪做出了规定。


这项规定是为了限制纽约道路上的车辆数量,缓解交通拥堵,并一定程度上降低出租车行业所受到的冲击。另一方面,纽约州的声明称,“8位司机因为Uber制造的危机自杀了。这也是为什么Uber司机和出租车司机携起手来,要给网约车牌照设限。他们想要结束这种把人逼入绝境的经济上的绝望、债务和贫困”。


越来越被强调的司机权益,在各个州成为了不可抵挡的趋势。尽管Uber一直在积极上诉,但是并无成效。今年8月,纽约决定再次延长限令。新一年的限令,还限制了Uber和Lyft司机未载客时在特定区域停留的时长,Uber在两年内第二次起诉。


CEO科斯罗萨西在接受《The Verge》采访时还是一套熟悉的“官方回答”:即使是兼职的劳动者也值得受到一定的保护,比如健康保险和与雇主协商的权利。但是有些法律制定者在这个问题上走的太远了。


而对于难以回避的交通堵塞问题,科斯罗萨西话锋一转,只希望不被针对,“很多快递公司,亚马逊,零售商和我们,都应该为这个问题负责”。


出租车司机和网约车司机的纷争,自网约车成立之初,就一直未有很好的解决措施。同时,激化的竞争导致了大城市堵塞的交通,限发牌照的规定下,Uber增长困难。


在这种情况下,Uber不得不加快对二三线城市和更多海外市场的渗透。可是Uber在海外市场的日子,也不见得好过。


在抢占海外市场的过程中,Uber常面临和本土企业的竞争。在一些国家,Uber只得惨淡收场,通过合资公司的形式“退出”竞争:在中国,Uber与滴滴合并,获得20%的股份;在东南亚,Uber与grab合并,获得27.5%的股份;在俄罗斯Uber与Yandex.taxi合并,获得36.6%的股份。


根据半年报,北美仍是Uber全球范围内最大的市场,收入达到35.2亿美元。北美与欧洲、中东、非洲地区的增长最快,同比增速分别为22%和23%。亚太地区的增长缓慢,半年收入为5.43亿美元,同比增长率为10%。


2018年失去东南亚市场后,科斯罗萨西表示不会再放弃印度、中东和非洲等市场。此消彼长的价格战从未停歇。


除了应对本土企业的竞争,Uber在国外市场遇到的政府监管更加严峻,它不得不“削尖脑袋”求生存。想要说服更多的海外市场打开大门,Uber需要在自证中不断规范化。


在伦敦,他们的自证已经进行了快两年,却依旧未获得信任。作为Uber最大的五个全球市场之一,伦敦交通局给Uber的运营许可证期限目前只剩下两个月。


2017年,Uber在伦敦的第一个五年牌照过期。伦敦交通局认为,在过去的五年里,因为Uber不能提供举报严重刑事犯罪和司机背景调查的方法,导致了一些法律纠纷,所以拒绝了Uber更新运营许可证的请求。


在一系列的整改后,伦敦给Uber批准了一个15月的试用期,此许可证在半个月前过期。


过期的前一天,伦敦交通局再次拒绝了Uber更新许可证的请求,这次,他们只给出两个月的延期。


乘客的安全,依旧是伦敦交通局关注的核心。Uber一日无法证明他们在保证乘客安全问题上的能力,伦敦交通局便不会松口,他们只能在随时可能被“请出”伦敦的风险下求生。


不能再吊死在一个业务上,Uber积极开发其他业务。


在科斯罗萨西的设想里,Uber将成为“交通版亚马逊”,“打车app”向可以链接各种交通工具的平台发展,包括自行车,摩托车,火车和公交车等。


“如果更多的人更频繁地打开我们的app,生意自然就来了”,科斯罗萨西自信地表示。


面对共享系公司都会面临的争议,Uber一直在努力证明自己是一个科技公司。在科斯罗萨西为Uber规划的未来里,利用算法为用户提供更精准的出行方案和更好的用户体验,是重中之重。


和那个骄傲高调的创始人卡兰尼克不同,科斯罗萨西极力避免“所有人类活动的中介”这类空洞的口号,他把安全放到第一位,新的目标是:为您的城市生活提供操作平台。


谨慎,遵纪守法,这是科斯罗萨西给媒体留下的印象,也是他领导下的Uber,在面对大众争议时,努力保持的谦卑态度。


眼前,Uber最急迫的节点是11月6日。


为了维护市场稳定,大部分公司在IPO后,其主要股东,像早期的投资人,风险投资和创始人等,不允许立马出售自己的股份,这段时间被称为“锁定期”。Uber的锁定期即将在11月6日结束,在目前股价下降30%的情况下,不看好Uber未来的投资人,很可能抛售股票。


谁会抛弃Uber呢?羞愧的孙正义显然不会。他依然还有信心,认为Uber在未来十年内会产生可观的利润。作为Uber的最大股东,孙正义显然不能有别的想法。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